当前位置:景点大全 >驴友游记 >jzyaia的旅游空间> 寻访孙中山先生三次到北京的活动足迹

寻访孙中山先生三次到北京的活动足迹

2019-12-08 07:02:01 jzyaia 阅读:726 积分:2004  


11月12日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纪念日。

   孙中山先生与北京有着不解之缘,一生三次进京。第一次是1894年7月,他呈万言书给李鸿章,想争取到施展自己政治抱负的机会,李鸿章以军务繁忙为由,仅派幕僚接见。第二次是1912年8月,他到北京和袁世凯会面,俩人会谈13次,袁世凯得到孙中山不竞选正式大总统的承诺。第三次是1924年底,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后,电邀孙中山北上主持大局。此番北上途中,孙中山肝病恶化,到北京后没多久,于1925年3月12日病逝。

   北京是孙中山转向革命的起点,也是他一生从事革命的终点。

   冯玉祥发动政变

   邀请孙中山北上

   1924年9月,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。10月,冯玉祥率部返回北平,包围了总统府,干了三件事,一是迫使直系控制的北京政府下令停战并解除吴佩孚的职务,监禁总统曹锟;二是宣布成立“国民军”,电邀孙中山北上主持大局;三是废除帝号,驱逐溥仪出宫。

   在邀请孙中山进京一事上,冯玉祥事先和张作霖、段祺瑞有过协商。双方约定:推翻曹、吴后,奉系军队不入关;请孙中山北上主持大计。表面上看,各方都希望孙中山北上主持大局。其实,对于北上能否主政,孙中山并未抱有希望。他曾说:“我这回到北京去,外面不明白情况的人,以为我一定可以掌握政权。其实我并没有想。就是他们要我办,我也是不能答应的。因为这次北京革命有许多复杂的分子参加在里头,革命党虽然是原动力,但其中大部分的人都不是革命党……我决意到北京去,是拿革命主义去宣传……所以我这回为革命前途计,便不能不到北京去。”

   11月13日上午,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登上永丰舰启程。途中,他在黄埔上岸,到黄埔军校视察。检阅完后,孙中山与蒋介石有一段对话。孙中山说:“余此次赴京,明知其异常危险,将来能否归来尚不一定。然余之北上,是为革命,是为救国救民而奋斗,又何危险可言耶?况余年已五十九岁,虽死亦可安心矣。”

   在黄埔军校视察完后,永丰舰在苏联巡洋舰“波罗夫斯基”号护卫下,驶往香港。在香港改乘日本轮船春洋丸号前往上海,11月22日搭乘轮船离沪,转道日本。

   拜访张作霖受冷遇

   患肝病赴北京疗养

   12月4日,孙中山由日本乘坐轮船刚到达天津,登门拜访张作霖。得知孙中山要来,张作霖故意炫耀军容,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。他自己不出来,只让张学良到门外迎接。孙中山一行在客厅坐了半天,张作霖才出来。

   在北上宣言中,孙中山主张废除一切不平等的条约。在谈话中,张作霖劝孙中山对于废除不平等条约之事,暂缓施行。孙中山表示不能同意。对孙中山此主张,临时执政段祺瑞也不赞成。

   孙中山到天津后,从12月4日晚上起,肝病便已发作。经过十多天的休息,本来病情已经好转,却又被接踵而至的坏消息伤了神。段祺瑞的代表许世英于12月18日来天津拜访孙中山时,说段祺瑞有“外崇国信,尊重条约”的保证。孙中山非常不高兴:“我在外面要废除那些不平等条约,你们在北京偏偏的要尊重那些不平等条约,这是什么道理呢?你们要升官发财,怕那些外国人,要尊重他们,为什么还来欢迎我呢?”

   经过这一天,孙中山的肝病更行爆发,越发痛苦,便决定进京疗养。

   抵京时三万人欢迎

   拒绝恢复清室优待

   12月31日,孙中山抱病抵达北京。当日下午4时,专车到达前门车站,孙中山受到北京各界3万多人的欢迎。孙中山因病未作演讲,而是以书面形式散发《入京宣言》:“十三年前,余负推倒满清政府,使国民得享自由平等之责任。惟满清虽倒,而国民之自由平等,早被其售与各国,故吾人今日仍处帝国主义各国殖民地之地位。因而救国之责,尤不容缓。”

   孙中山入京当晚,就请协和医院代院长刘瑞恒诊视病状,并请美国医生施美路德士以及协和医院医生等7人会诊。经各医生诊断,认为孙中山患有肝部慢性发炎及肝部肿胀之急性病,但此病并非绝症。

   为了便于治疗,孙中山住到北京饭店506号房,即现在的北京饭店B座5101号,其随行部分人员则住到段祺瑞为孙中山预备的行辕——铁狮子胡同原顾维钧的住宅。当时苏联驻华大使加拉罕,还特意为孙中山派了三个苏联籍的警卫员。

   重病中的孙中山来到北京后,还处理一件与清朝皇室有关的大事。冯玉祥政变后,把溥仪赶出故宫。得知孙中山抵达北京后,清室内务府宝熙、荣源等人递来函件,投诉国民军和临时内阁修改优待清室条例与驱逐溥仪出宫。认为违反了民国元年大总统所订立的《优待清室条例》。不过,孙中山对此态度非常坚决:不同意。而且孙中山认为,溥仪年富力强,此时致力于学问,他日成就不可限量,何苦深居于宫中?

   希望安葬紫金山

   灵柩暂厝碧云寺

   1925年1月26日,孙中山被担架抬到医院后,查明是肝癌,病情日益加重,已进入危险阶段。

   国民党由汪精卫、孙科、宋子文、孔祥熙四人出面,请孙中山立下遗嘱。孙中山即对汪精卫等人说明革命的方法:“要特别注重两点:第一点是唤起民众;第二点是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。”汪精卫在孙中山病榻前拟就政治遗嘱一稿,孙中山听了后点头赞成,然后又准备好了一张家事遗嘱,还有一份给苏联政府的遗书。3月11日,凌晨一时,孙中山忽然好转,他把宋庆龄、孙科、汪精卫、于右任等人叫到榻前,说:“余此次来京,以放弃地盘,谋和平统一。以国民会议,建设新国家,务使三民主义、五权宪法实现。乃为痼疾所累,行将不起,生死常事,本无足惜,但数十年为国奔走,所抱主义终未完全实现。希望诸同志努力奋斗。”随后,孙中山在遗嘱上签字。3月12日9时30分,孙中山病逝。

   孙中山病逝后,中央公园被辟为停灵之所,段祺瑞执政府召开非常国会会议,通过了为孙中山举行国葬议案。停灵祭吊期间,约有数十万人前往中央公园公祭。据治丧处统计,仅于月底前,就收到花圈7000多个,挽联59000余副,横幅500余条。

   1925年3月24日举行公祭孙中山仪式。正午12时,自吉兆胡同北洋政府至中央公园,沿途皆有军警特别警备,北洋政府全体阁员及文武官员百余人前来祭灵,北洋政府指定王颐孙、袁龄为礼官。段祺瑞答应前来祭奠,谁知到了时间,以足疾为由不来了。据说段祺瑞因具诚意,事前特斋戒沐浴,适新置之皮鞋过小夹脚,步履维艰,所以来不了了。

   由于孙中山生前希望安葬于创建中华民国之地南京的紫金山,因此当时决定将灵柩暂厝于北京碧云寺塔室,以待将来。而碧云寺与孙中山,有过一段渊源。1912年,孙中山第二次到京期间,曾由孔祥熙陪同游览过碧云寺,当时孙中山登上寺内的金刚宝座塔顶部平台,发现一株柏树的九个树枝被人用绳索缠绕、石块压迫,摧残成盆景模样。孙中山亲手解除绳索,搬开石块,并且告诫寺院僧人不要再摧残柏树。这株柏树,就是至今犹存的“九龙柏”。

   1929年,孙中山的遗体由北京移葬南京紫金山南麓的中山陵。


寻访孙中山先生三次到北京的活动足迹游记相册 @jzyaia


游记相册 @jzyaia

孙中山第一次到京的行程和住处都已没有了确切的记载,但是有些资料考证当年孙中山可能是住在香山会馆。我曾多次去中山会馆探寻,中山会馆倒是不难找,顺着虎坊路南行到南横东街东口,顺着街西行近西口时即可见南北向的珠朝街。从新开辟的菜市口大街南行至南横东街西口这条路更方便,进口不远就是珠朝街。会馆在街北口路西,油饰一新的大门很容易辨认。为纪念孙中山先生,会馆从2005年开始维修,但不知何故,工程进展得很慢,至今仍未完工。

孙中山第一次进京是为了“窥清廷之虚实”,7月初到北京作实地考察。当时甲午战争爆发在即,但北京仍在大肆筹备慈禧太后六十大寿。从西直门到颐和园沿途要搭建经坛、戏台、牌楼等景观,为庆寿花掉白银219万两。孙中山后来回忆京津之行时说:“最后至北京,则见满清政治之龌龊,更百倍于广州。”更坚定了他推翻清廷以救中国的决心。

香山会馆位于珠朝街5号,原来这里曾叫珠巢街,1965年改今名。街南北向,北起南横东街,南口拐向西,与官菜园上街相接,现并入菜市口大街。香山会馆这一带过去曾是清康熙年间进士刘云汉购置的一块义地。清嘉庆年间,义地迁往左安门内潘家窑(今龙潭公园),此地就改为会馆。

光绪五年(1879年)广东中山县乡友,购得附近部分房屋及空地,开始扩修香山会馆,始成一定规模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在朝鲜任职的唐绍仪回京寓于此,并筹资再次扩建香山会馆,三年之后建成。扩建后的香山会馆规模很大,分前、中、后三个大院落,还有数个跨院围绕左右,各院落都有游廊相连。院内还建有魁星楼、戏台、假山、水池、亭榭等,院内建筑及装修极具岭南风格,在北京的会馆中也是别具一格的。

1894年夏,28岁的孙中山第一次到北京时,当时的香山会馆还未扩建。孙中山先生逝世后,广东国民政府在唐绍仪的提议下,将香山县改为中山县,以示对孙中山的永久纪念,北京的香山会馆亦改称中山会馆。

中山会馆在辛亥革命后,成为有志青年进行革命活动的场所。广东青年会在此办公,后来成立的“中山少年学会”也常在这里活动。解放战争时期,中山会馆是*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所属地下组织的一个秘密活动地点,刘仁等曾在此活动。解放后,中山会馆成为民居,并逐渐成为居住了近百户的一个大杂院。原院中的花园亭榭等早已不存,但整体格局还在。


jzyaia的游记列表
微信扫一扫,免费获取9000景点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