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景点大全 >驴友游记 >jzyaia的旅游空间> 参 学 琐 谈

参 学 琐 谈

2019-12-08 11:37:00 jzyaia 阅读:501 积分:1022  

记得在我初进私塾读书的那年,私塾先生一听说我已经十五岁了,就老实不客气地对我师父说:“他年纪这么大啦,才来念书,还有啥用?我看你还是干脆把他带回去,在庙上帮忙割割牛草,捡捡狗粪,做一些粗活算了,何必白费这笔束脩(学费)呢?”当时有的学生听了私塾先生这番高论,都笑得直不起腰来,我则羞得不敢抬头,我师父也被说得忸怩不安,拿不定主意了,后来,虽然因为我师公树唐老人的坚持要我“试试看”,勉勉强强,断断续续,在那所私塾里读了两年的“子曰”“诗云”,但在辍学后的数年中,我却仍没有能够摆脱掉“割割牛草,捡捡狗粪”的命运!

抗战胜利,我怀着满腔希望到了南方。原想受了戒依止在一个理想的丛林下,认真地好好参学几年,以弥补在小庙未能受到僧伽教育的遗憾,也算不枉出家一场。可是,由于环境和人事上的种种关系,不仅没有达到目的,反而因为多跑了几个地方,多见了些人,弄得我对于参学一事竟失去了信心!这一切的一切,皆如我在《天宁读书》和《心生退悔》两节文中所说。

一九四八年春,因读《印光法师文钞》,我发了一个“念佛了生死。如佛度一切”的大愿,兴冲冲地从常州到了苏州灵岩山寺。大概是自己业障太重的缘故,不然,为什么进念佛堂住了还不到三天,就不由自主地被人拖出去太湖收了两个月的租,收租回山又被迫当了职事僧呢?绝望之余,我在《客堂服务》一节文中,不知不觉吐露了“以道风驰名遐迩的灵岩山,尚不能成就我安心办道,天下滔滔,何处又能够使我如愿参学”的心声!

其实,我从河南到江南,从上海到海岛的一路上所见所闻,大多都像太虚大师《震旦佛教衰落之原因论》一文中所说:“佛教在今日,其衰落斯极矣!无它可述矣!”然在“无它可述”之际,我突然想到韩愈在《送孟东野序》中说的几句话来,他说:“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;草木之无声,风挠之鸣;水之无声,风荡之鸣……金石之无声,或击之鸣;人之于言也亦然;有不得已者而后言,其歌也有思,其哭也有怀,凡出乎口而为声也,其皆有弗平者乎?”是的,我写《宝华受戒》、《毗卢赴考》,以及《谈赶经忏》等数节,实在都是在“不得已”的情形下逼出来的。而我这些“不得已”的调调儿,听说有些人看了颇不以为然,甚至误会我蓄意攻讦别个,有失厚道。实际上我完全是站在就事论事的立场而发,绝无丝毫攻讦他人的意思。不过,我承认自己是个读书太少、涵养不够的人,写出的东西在文字表达方面,难免太直率,欠妥宛,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。这点,我深深地希望读者诸君能给予原谅!

jzyaia的游记列表
微信扫码订阅,获国内外9000景点攻略